慢悠悠

自诉

我惹人烦,恶心,小心眼

不会说话,不可爱,令人作呕

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怎么做


突然好丧,不知道怎么办
好多了的事情,
想大哭一场,但不知道为什么哭
这是我的能力不足的原因吧。

婴儿车一辆
祝大家,食用愉快!!!
这大概是我能想到的最平静 ,美好的他们
没有那么多的痛苦,水到渠成的拥有
大概是这样吧……

【薛晓】重阳

重阳节,快到了
节日快乐呀,这是一篇薛晓。
如果,
可以争取在重阳节发车
甜的那种,刀子吃多了,总想着甜一些。
ooc!ooc!ooc!
严重,

设定:
晓星尘在断指之前捡到幼洋,
晓星尘眼睛也是好好的,
并将其养大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道长,道长,马上就是重阳节了。我们一起做重阳糕。”阿箐在院子里,对着屋里的说道。

这是,他们在义庄定居的第三年。

重阳节,前的几天似乎总是阴沉沉的。

秋菊在这样日子里,好像明亮了些。

薛洋,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与晓星尘相遇的。虽是阴暗的天气,但总有比天空明媚的东西,比如他那双好看的眼睛,盛满了欢喜与善意。

以至于,再相遇后的七年里,一天比一天的欢喜。

甚至,让薛洋现在就想把他擦吃入腹,让那个人,他的眼睛,他的身体,他的心,完全的只属于自己。

所以,他已经做好了准备,如同一只伺机出动的野兽,随时打算将他的猎物一举拿下。

重阳糕,菊花酒是重阳节必备,登高望远将茱萸插遍是重阳节的例行节目。

薛洋坐在院子,翘着二郎腿,看着忙碌的晓星尘和阿箐,或者说只是一直看着他。

他叼着一根枯萎的稻草“道长啊,明天重阳节我们去赏菊吧,洋洋想去看菊花开~”

晓星尘正在捏着糕点,鼻子上粘了一点粉末“好啊,一起出去走走。”

薛洋想把那点白色,舔去……

重阳节那天是个不错的日子,阳光明媚,就是秋风有点冷了。

这个天气,有点冷了,不适合在外面运动呢,薛洋想。

晚上,喝了重阳酒就似乎不错啊,再放点东西,会增加趣味性。


车,在后面,分开发,免得翻了这段要重新写。
预祝大家,食用愉快!!!
(*°∀°)=3

再世


01
魔道祖师中的薛晓
爱辣鸡洋,希望他们有一个美好的结局
大概是一篇中篇,第一次写中篇
人物ooc严重,
人物属于墨香,ooc属于我
现代向,竹马向
因为是手机打字可能每次更的少,但是会坚持下去。
为了一个美好的结局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他再睁开眼时,已经变了一个世界。
薛洋的欺瞒,阿箐的死,宋子琛的死也都成了前尘往事。
可是,有的东西仍然历历在目。
一个疯子,傻了的七年。
明明是该恨的,可是有又什么好恨的。
他想,那个混蛋真的让人恨不起来。

晓星尘开始熟悉这个世界,不用夜猎,不用修炼。
(未完待续)

再世

楔子
魔道祖师中的薛晓
爱辣鸡洋,希望他们有一个美好的结局
大概是一篇中篇,第一次写中篇
人物ooc严重,
人物属于墨香,ooc属于我
现代向,竹马向
因为是手机打字可能每次更的少,但是会坚持下去。
为了一个美好的结局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三涂河,奈何桥
一只黑色的残魂,游荡与红色的花海中,反复的询问在路过的亡魂。
你是否见过一个白色的魂,道长打扮,眉下长绫?
可是,上了奈何桥,喝过孟婆汤的亡魂,哪里会记得往事前尘。
有亡魂问“他为何问白色的魂?”
“那是他的心上人。”知情人道
痴情人无论喝了多少孟婆汤,都无法忘记,忘记他的前尘。他在这里徘徊数载,重复的问着,同样的问题,得到的都是相差无几的答案。
会一直这样下去?等待他的遗忘?
孟婆汤都没有让他忘记,时间又算什么呢!





爱上你,荣易

#ooc

#和平 日常
#甜

这是恢复和平的第520个月,荣慕生终于同易月生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。
“啧,老狐狸和狐狸,绝配!”季萱

桃花开的院子里,易月生逗着小小姐(大小姐的孩子)一旁坐着的是荣幕生。他喝着茶,把玩着易月生空着的手。

易月生的手,没有他手上的那些伤痕厚茧,常年握枪的手被保养的很好,只有一层薄薄的茧。

荣幕生有意的,挑逗似的扣了扣易月生的手心。

“想干嘛?”易月生瞪着他。
荣幕生想了想说“干你行不行?”
“不行!青天白日的净想些什么!”
其实他脑子里,净是昨天晚上易月生那副动情的表情。

荣幕生提起小小姐,下一秒就把它扔出了院墙,强搂过易月生,亲了上去。

你担心小小姐会摔断腿,不,它已经习惯了。